筆趣庫 > 新命運 > 03章 八年后

03章 八年后


  “啊飛,起來了。還睡呢?再不起來我拿水澆了啊!”一個中年男人弓著著腰對賴在床上的我說道。
  “干爹啊!你再讓我睡會嘛!再睡5分鐘嘛......”我翻了個身繼續蒙頭大睡。
  “不行,起來起來,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是不是?”中年人繼續說道。
  “哎呀!不好,今天星期幾啊?干爹?干爹?你在想什么呢?”我猛的跳起來,看到干爹出神的樣子著實把我嚇了一跳。平時他可不會出神的。
  “哦,嗯?你說什么?”中年男子回過神來,尷尬的笑笑。
  “我問你老人家,今天是星期幾啊?”我邊穿衣服,邊回答。
  “星期天。”中年男子回答我道。
  “啊,我的天啊,不會吧,天啊,救救你可憐的孩子我吧。干爹啊,你也知道今天是星期天啊!!!干嘛這么早叫我啊?”我有點氣憤,很氣憤。老早就把我叫起來。
  “今天是你媽媽的忌日......”中年男子神情黯然的說道。我楞住了,對啊!今天是媽媽的忌日。
  這個被我稱為干爹的中年男子叫葉云,8年前,在小縣城收養我。他和我同姓但不同宗。至今我還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呢。他給我說過他為國家服務,其他的他絕口不提。讓我很是郁悶了一段時間呢。我父親自我媽死了以后再也沒出現過,我問過干爹,但是我干爹老是不給我說,嘴邊卻老是掛著:你有一天會明白的。
  吃了早飯過后,干爹一看表,對我說到:“啊飛,去把我的衣服過來。我們上街買點ju花,你不知道啊,你媽媽最喜歡ju花了!呵呵!”看他一臉回味,我就詫異了:“干爹啊,你能不能給我說說你和我媽媽的事啊?”我一臉邪惡加八卦的表情還是很有威力的。“厄,嘿嘿,那是......不可能滴~~~~~”干爹做了一怕怕的姿勢,話鋒一轉:“走不走?再看,再看劈了你。還看?......說出來?丟死人了......”干爹假裝惱火的樣子還真的唬到我,最后一句話幾乎只有他自己聽的到,但是我貌似聽到了點點,對就是那么一點點。“總有一天你會說出來的,哈哈哈!”我大笑著跑出門去。
  干爹收留我過后,帶著我來到C市他的家中,從家中的布局和裝飾可以看出來生活還過的起走。雖然不是很大,但對與一般家庭來說算的上富貴了。干爹都奔四的人了,到現在都還沒的娶妻,我曾經問過是不是因為我,他告訴我說,不是我的原因,還老是拿那句話來搪塞我。
  C市,香山陵園。
  “媽媽......我來看你了,你還好嗎?”我緩緩的說到,坐到了墓前。
  “媽媽,你知道?我好想你,我想你吃做的紅燒肉,我好想再跟你一起去買菜,一起去看露天電影,好想好想。你還能再抱抱你的寶寶嗎。飛崽好想再你的懷里耍賴呢。......”頭不知不覺見靠在墓碑上,拼命的想再感覺目前溫暖的懷抱,眼淚已溢滿眼眶,努力止住,不讓它滑落。
  “阿飛。記住,你母親永遠在你身邊,即使她不在了,她也活在你心中......”干爹依然筆直的站著,但是他的眼中也熒熒淚光在閃現。
  兩個小時后,干爹低下頭對我說:“阿飛。走吧!明年再來看她吧。”“嗯....”我站起來站在干爹的身后。干爹把花放在墓前說道:“我走了,明年我再來看你,你放心,我會照顧好阿飛的。啊飛很聽話的。”這翻話往年是沒有的,怎么今天會說這翻話呢。我想不同也就不再去想了,跟在干爹身后走了。
  陵園的樹林里,走出來一個穿黑色風衣背后背著把劍的男人。他緩緩的走到母親的墓前,仿佛每走一步都很沉重。走到墓碑前,那個男人已經淚流滿面。扶著墓碑,頭挨在墓碑上“對不起,對不起,我找你不到那個人,對不起,我報不了仇。我好恨,好恨,為什么,為什么老天要這么對我。敏敏,我知道你一定會怪我,對不對,原諒我,我也是身不由自。我已經離開那個地方了,我發誓我為你報了仇我就來陪你。敏敏,你看到了嗎?小飛長大了,呵呵,比我還高了。我記得你很喜歡看我舞劍,我今天特地來為你舞劍的。呵呵。你要看好咯。”說著這個黑衣劍客解下他的劍來。劍,長三尺三寸,寬二寸,刃鋒身柔,光斂。龍頭為柄,巍巍翼翼,如流水之波,欲知工布,(紋)從文起,至脊而止,如珠不可衽,文若流水不絕。“龍淵劍,老朋友今日你我舞劍忌靈,如何?”
  嗡,劍起斜指天空。躍,劃起殘影,風起,劍影繞身周。“悲歌引劍淚劃空”
  黑衣人,悲鳴一聲。劍花一閃,轉身橫劃,靜,慢。突然間,轉為急速。無影,無光,身前一道幽光一閃既逝。破空響,蹲地持劍向上旋轉而起,倒躺回刺,破空聲再響,而后劍尖向下落地,入地3分。
  “葉,你在哪里?救救我,救救我!我好痛苦!”一個面容模糊的女孩站在虛空中,凄楚的聲音時而清晰,時而模糊。
  “你是誰,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的?我為什么要救你?”我有點膽怯,也有點害怕。
  “葉,你快來救救我?我好痛苦,好累。”女孩的聲音凄零,仿佛隨時都會凋落。
  我慢慢的靠近,可是怎么走都無法走近她的身邊。
  “嗯......”女孩慘鳴一聲,本就不穩的嬌小身軀緩緩的倒了下來。
  在剎那間,我的胸口一悶,心悸的感覺傳來。加速,已經呼吸不起來,好痛,像是刀割。
  “告訴我,你到底是誰?”母親死的時候就是這個感覺,我覺得她跟我肯定有關系。
  “葉,你難道忘了我嗎?我是......啊!”在她剛要說出來的時候又慘鳴一聲。
  “有什么東西在折磨她?”我暗自一忖,難道真的有關系。這時女孩已經沒有了聲息。
  我用盡全身力氣向她奔去,卻無論如何也難走近她一步。看著她的身影漸漸的消失,著急了,努力的想要跑過去,卻已經沒有一點力量了。我恨,為什么沒有力量,為什么不鍛煉身體,我為什么就不能擁有強大的力量。
  “不~~~~~~~~~~~”我不甘心啊。“我從今以后,不敬天地,不拜鬼神,我要將天地踩在我的腳下,如若神擋,我便殺神,佛阻我便屠佛。啊~~~~~~~~~~~”有記憶以來,第一次生氣,很生氣。
  “嘭,嘭,嘭”干爹把臥室門敲的嘭嘭直響問到“阿飛,你怎么了?阿飛?”
  “我沒事,只是作了個噩夢。”我不寧的心還在急速跳動。
  “哦,那你早點睡啊!”干爹很忙,我雖然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但是我知道他很累的。
  “嗯,我等等就睡。你也去睡吧!”干爹的關心讓我的心緒慢慢寧靜下來。
  原來是個夢,但是無緣無故的怎么會做怎么奇怪的夢哩?難道夢里的那個女孩真的跟我有關系?不會吧,我好象不認識什么女孩子吧!哎,不管了,睡覺。我坐在床邊上細細的回憶夢里的一切,發現理不出什么頭緒也就繼續蒙頭大睡見周公。
  其實,我的懷疑是對的,那個女孩真的和我有關系,那關系簡直就是千絲萬縷。
  第二天一早,干爹把早餐買回來。我也剛好起來。他把我叫住:“阿飛,我最近要出差一躺。我這張卡上有點錢拿去,密碼是你的生日,我可能要很久才回來,你自己記得要去學校報道哦。記住到了學校,別到處惹事生非,要和同學搞好關系``````”干爹邊跟我說邊把衣服包里的卡摸來丟給我。
  “哎呀,干爹啊。你怎么一下就這么婆婆媽媽的啦,又不是交代遺言。”我笑著接住銀行卡,開起了他老人家的玩笑。而干爹切報之以搖頭苦笑。
  我左手豆漿,右手油條,哼哼唧唧的埋頭猛啃。突然,我抬起頭看著干爹。
  “別這樣看我,看的我頭皮發麻,有什么事就說”他頭都不抬就知道我在看他,暈,厲害的角色誒。
  “干爹,我想去老家看看。”這個理由真的是從天而降,我都被自己的理由嚇到了,天啊深山老林的有什么看的啊,昏死。
  “可以,今天下午就走吧,我把你送上汽車。你住的地方,可以去找當年的楊警官,他會給你安排的。有什么急事也可以找他。正好我也準備一下,該走了。”他這次很干脆。
  說著他真去準備行李了,而我卻郁悶了,好好的,干嘛回去啊。那不無聊死我啊。“木有法哦!~~說出來就得辦到哦。”我悶悶的想著。
  (S省,劍閣歷史名地啊。劍閣縣歷史悠久,早在公元前三世紀,劍閣的先民就聚集、繁衍于斯,以他們辛勤的勞動和智慧創造了極富特色的川北農牧文明。)
  說句實在話,坐火車真的很累,在火車上苦苦的煎熬幾個小時后終于到了。
  下了火車我深深的吸了口氣,這個感覺真好。不管了,先去找個旅館休息下吧。
  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秒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