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重生之奮勇前行 > 第七十三章 誤會

第七十三章 誤會


  晚上七點,全聚福酒樓。
  張梅梅帶著林雨兮兩人趕緊趕快,還是來遲了一些。其實說是七點鐘開餐,但大家來得都比較積極,六點半就全到了。
  杜耕耘和李明財坐一起,也就只有他能把李明財伺候好,不至于讓李明財同一伙年輕人坐在一起聚餐尷尬。
  陳媛媛沒有來,老杜說是懷孕了,最近一段時間反應有點大,吃不了東西,一天到晚都想吐。
  這是一個好消息,李秋寒和李明財兩人不用為陳媛媛的事而煩惱了。兩人也沒說讓她辭職,只是說給她放了長假,什么時候能上班了再來。
  因為有李明財這個大家長在,氛圍不是很活躍,大家都比較拘謹。楊曉花和李珍珍兩人更是如此,其實大家都知道,李明財作為他們最大的老板,不比李秋寒這個小老板隨意。
  李珍珍自從發生何柱的事后,整個人變化了很多,沉默,拼命工作,不化妝,也不出去逛街了。
  李靜、楊芳芳和李寶國三人只顧著埋頭吃,其實大家都差不多,放不開。
  李秋寒見著張梅梅來了,便笑得:“梅梅,你可是來晚了,快坐下,菜都吃完了。”
  “你看誰來了?”張梅梅也笑道。
  李秋寒一愣,然后看見了半躲在張梅梅身后的兩人,很意外的說:“林雨兮?你怎么來了?”
  說完又覺得這話不禮貌,于是強行咳了一聲,又說:“都趕緊坐下吧,吃飯吃飯!”
  一屋子的人突然把目光投在林雨兮兩人的身上,看得兩人臉色有些發紅,坐立不安。
  于是張梅梅對著李明財說道:“李老板,我來的時候在路上碰見了小雨和她的同學,見他們沒吃飯,就喊著一起來了,這沒事吧?”
  “沒事,快吃吧。”李明財說道。
  杜耕耘見狀,端起酒杯,說:“李哥,來,咱倆繼續喝,別去管他們。”
  李秋寒小聲問旁邊的張梅梅:“她們倆是怎么回事?”
  “人家小雨是專門來找你的。”張梅梅道。
  “找我做啥?”
  “一會再說嘛,這么多好吃的,等我先吃飽咯,嘻嘻~”
  李秋寒無語,你就說一句為什么要死啊,果然吃貨的第一件事還是先吃為重。
  又吃了十多分鐘,李明財說先回去看一下爐子,走的時候把李靜三人也喊回去了。
  杜耕耘把李明財送出門,等他回來把門關上,李秋寒就笑道:“老杜,走遠了吧?”
  “嗯。”杜耕耘點點頭:“下樓去了。”
  屋內的氣氛突然一下變得輕松起來,高飛、陸鵬、王雨三人瞬間就開始歡呼。
  陸鵬高興道:“老高,老王,咱們劃拳了,今天誰慫誰是龜兒子。”
  于是三人成了房間里最靚的仔!
  李秋寒這才得有機會跟林雨兮說一下話:“林雨兮,你們多吃點。”
  “啊?我吃飽啦。”林雨兮聽見李秋寒的聲音,立馬放下筷子說道。
  “呵呵,再吃點,你得跟梅梅學學。”李秋寒笑笑道。
  “嗯嗯,就是,小雨,多吃點。今天他請客,你放心吃。”張梅梅嘴里正吃得歡呢。
  后來店里新的兩個員工,小吳和小向。此時見屋里氣氛隨意了很多,便開始跟李秋寒敬酒,小吳說道:“老板,我敬你一杯,感謝您給我的這份工作。”
  “不要客氣,都隨意些,你們兩人才來不久,還不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人。我這人很好相處的,你們好好上班,平時多跟張梅梅學習。”李秋寒端起酒杯道。
  等他喝完,小向也站起來敬了一杯。
  林雨兮一直在聽他說話,這下才恍然大悟,原來他還真是老板,心中暗罵自己當初太單純,輕易就信了李秋寒的鬼話。
  這時石麗在林雨兮旁邊悄悄問道:“李秋寒他是老板啊?”
  “我,我不知道。”林雨兮底氣不足,顯然不知道該怎么跟石麗說。
  陸鵬三人拼酒的聲音越來越大,畢竟桌上喝的是白酒,三人都有點開始飄飄然了。
  “老杜,讓他們少喝點,明天還上班呢。”李秋寒只能讓杜耕耘去勸勸。
  時間還早,三人也不喝白酒了,就喊了箱啤酒。幾個大男人一起喝了一箱啤酒,李秋寒喝得實在是肚子太脹,就不打算喝了。
  “林雨兮,你找我什么事?我們出去說吧。”李秋寒對林雨兮說道。
  三人出了酒樓,沿著河邊走走,輕微的河風吹在臉頰,李秋寒感覺舒服不少。于是問林雨兮:“林雨兮,你放假要回去嗎?”
  “嗯。”林雨兮先是點頭接著又搖搖頭。
  “不回去啊?我明天要回家去了,你有啥事現在就跟我說吧?”李秋寒直接道,他感覺腦海中另一個思想又開始有點蠢蠢欲動了。
  “我,我沒事了。”林雨兮道。
  “哦,那我們走走,我送你們回學校吧!”李秋寒點頭道。
  三人就這樣默默的走著,過了一會,石麗實在是忍不住了,就有些生氣的道:“李秋寒,你不認識我了?”
  李秋寒停下腳步,怔了怔,然后問道:“你是?”
  “哼~雨兮,我們不要他送,我們自己回去。”石麗道。
  看著兩人遠去的背影,李秋寒覺得莫名其妙,這是唱得哪一出?
  。。。。。。
  “麗麗,你拉著走那么快干嘛?我還有事沒跟李秋寒說呢。”兩人回到寢室,林雨兮才想起假期兼職的事還沒說?
  “你跟他有什么事?沒見著他都不愿意搭理你嗎?”石麗打抱不平道。
  “哪有?你想多了。”
  “你傻啊?怎么沒有,他跟你說了幾句話?你們之前還是同桌勒,哪是這樣的。”
  “哎呀,麗麗,別說了,他不會的。我去打水了,你要去嗎?”
  “不去不去,我睡了。”
  林雨兮心不在焉的接著熱水,水漫出來了都不知道,旁邊的一個男生好心提醒道:“同學,水滿了。”
  “哦,謝謝!”林雨兮提著水,落荒而逃。
  躺在床上,林雨兮腦海中不停的響起石麗剛才說的話,心中漸漸開始失落,輾轉難眠。
  
秒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