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斗羅之空間斗神 > 第七十七章 意志力訓練 下

第七十七章 意志力訓練 下


  風策回避開目光,淡定的喝了口水。
  朱竹清似乎意識到了什么,連忙把拉鏈拉起,原本已經紅撲撲的臉上,更是泛起一道緋紅。
  幾分鐘后,眾人重新上路。
  到了五公里,眾人經過負重協調,深深體會到團隊協作的重要性。
  此時,他們體力也已經透支,但他們的神情沒有一個放松下來,正如風策所說,今天這場訓練主要是考驗的意志力,克制力,而體力才是最其次的。
  意志力足夠堅定,挺過一次極限,便意味著一切都會改變。
  風策一次又一次的從眼前的昏天暗地里挺了過來,雖然他體力不如戴沐白,但他的意志力卻是所有人里最強大的。
  剩余三公里時,奧斯卡體力不支,險些昏倒,唐三將奧斯卡的石塊裝進了自己竹筐。
  剩余兩公里時,朱竹清背后的石塊到了小舞的竹筐內,小舞一路走來,相比之下狀態竟比所有人都好一些。
  剩余一點五公里時,寧榮榮險些昏倒,朱竹清主動背負起寧榮榮的石塊。
  剩余五百米時,朱竹清突然體力不支昏倒了。
  寧榮榮見狀立刻急忙扶起,不禁有些自責。
  朱竹清就是這樣,就算她再苦再累,她也不會說半句埋怨的話。剛剛她將石塊給小舞的時候,她已經幾近體力不支了,而僅僅五百米,她又主動擔起寧榮榮的那些石塊。
  而一次又一次突破極限的風策,此時倒是調整的很不錯。
  “風策,你把石塊給我,你背朱竹清走吧。”唐三看了眼風策,發現對方狀態還不錯,便主動請求道。
  “還是讓我來吧。”
  戴沐白話一說完,便有數道不善的目光朝他投射而來,他連忙解釋,“我是說石塊。”
  “不用,我自己可以。”
  風策婉拒,把背帶一轉,將石塊放到身前,然后半蹲。
  在小舞的幫忙下,攙扶著昏厥的朱竹清放上了風策的背。
  風策已經做好打算了,實在不行他只能催動魂力,但此時他準備靠著自己的意志力支撐自己。
  他咬咬牙,腳下發力,站了起來,事實上并沒有他想象的那么艱難。
  雖然舉步維艱,但好在,只有五百米。
  學院門口,弗蘭德和玉小剛皆是望著遠處的八人。
  只見,風策身前兜著竹筐,背上背著朱竹清。
  他步履維艱,但腳步穩重。他眼神專注堅毅,緊盯著前方。
  唐三背著奧斯卡,馬紅俊和戴沐白則是承擔了奧斯卡和朱竹清的石塊負重。
  而小舞則是攙扶著寧榮榮,寧榮榮罕見的沒有昏厥。
  他們幾乎是一步步挪移著朝著終點走去。
  ......
  “小剛啊,你這是讓他們做什么了?”弗蘭德不禁問道。
  玉小剛搖搖頭,“這不是我想出來的,這可要問你的徒弟了。”
  “我徒弟?”弗蘭德想了想,“你是說風策?”
  “嗯,這訓練方法是他想到的,只是和我的不謀而合罷了。”玉小剛微笑道。
  “你們兩個也真狠。”
  弗蘭德審視著風策,道:“弗蘭德啊,你還是太小看你徒弟了,他看上去雖然體力不是最強的,但你看現在,他卻是幾人里面負擔最重的。”
  踏進終點,風策眼中的意識逐漸模糊。
  忽然,一股意識中的東西猛地驚醒,讓他重新恢復清醒。
  他一只手往風神幻月一抹,抽出一條毯子,直接一甩,毯子便直接鋪在地上。
  然后將朱竹清放到毯子上,做完這些的風策眼前一黑,逐漸失去了意識。
  另一邊的幾人的情況也差不了多少,到了終點后反倒是放松下了精神,身體癱軟,逐一昏倒。
  一個個皆是滿身大汗,精疲力盡。
  玉小剛看到他們一個接一個倒下,卻始終未動,而弗蘭德有次想去扶風策,卻也被他攔住。
  等到八人全部倒下,玉小剛才淡淡露出一絲笑意。
  “今天的訓練很成功,不愧是考驗意志力,克制力的一堂課。”
  弗蘭德見狀不吝表揚:“看來他們這一路,團隊協作方面做的很不錯。”
  “天才不可怕,就怕天才比庸才更加努力。”
  玉小剛淡笑,揮了揮手,“帶他們回到自己的宿舍吧。”
  話音落下,弗蘭德便與眾老師趕忙過去。卸下孩子們身上的竹筐,抱著他們朝學院內而去。
  玉小剛隨后跟上,去處理點其他事情。
  ......
  當風策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在他的單間中了。
  溫熱的感覺從四面八方傳入體內,暖融融的舒適令他不禁閉眼享受。
  舒服!
  定了定神,風策突然低頭一看,自己竟然是赤果著身體在一個大木桶中,木桶內滿是褐色液體。
  他用手一抹,湊到鼻子邊一聞,水中有不算濃郁的藥香。
  他只感覺渾身相當舒適,之前的疲勞一掃而空,渾身酥軟,還想著再睡一覺。
  但是肚子不禁傳出饑餓的感覺,這令他左右為難。
  思索片刻,他準備睡個半小時再醒來吃飯。
  ......
  此時,外面已經是滿天星斗,寂靜的夜晚中,傳來間歇性的蟲鳴鳥叫,給人一種格外靜謐的感覺。
  食堂眾人都已經吃完豐盛的晚餐,而朱竹清也從寧榮榮那里得知,是風策背著自己走了一路。
  而現在風策卻遲遲不到,于情于理,她也得去看望一番。
  走到門前,她發現門并沒關,她想著推門而入,但想想萬一對方是那副摸樣卻怎么辦。
  因為她知道,大家醒來之時都是泡在浴桶當中,那自然風策也不例外。
  但是,她又想想,萬一對方出事了,要是發現晚了,豈不是釀成大禍。
  猶豫再三,她還是選擇推進去,雖然她臉上已經微紅。
  她剛伸出手準備推門而入,就在此刻,門卻已經開了。
  “你怎么來了,你還好吧?”風策輕聲問道。
  此時,他已經換好了一身白衣,又是一副嶄新的模樣出現在她的面前。
  平常都是一襲黑金色的服飾,而今天看起來竟溫文爾雅了幾分。
  朱竹清抬眸一看,連忙抽回自己的手,聲音有些緊張。
  “沒,沒事,就是該吃飯了。”
  ——。
  不夠看?
  那就加群聊天吧:931473498
秒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