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妖者無疆 > 第二百二十六回 幻境 八

第二百二十六回 幻境 八

    依醫手所言,若水金櫻能熬得過這個冬日,那往后便是諸事順遂,大難不死必有后福了,可若熬不過,便是生死有命了。窗外夜色極深,仿若伸手便能掬起一把干冷深黑的水來。“水蔓菁”觸到腰間的佩囊,眸光一瞬,拈出那枚銀色鈴鐺,她淡淡一笑,這倒是個極好的借口,可以以此喚空青出來相見。
  
      那銀光像是觸手可得的生機,“水蔓菁”輕輕晃動,鈴鐺發出一陣清脆之音,一個錯眼,仿佛有一圈漣漪圍繞著鈴鐺陣陣散盡,再定睛去看之時,虛空中卻是平靜一片,不見絲毫異樣。
  
      鈴音尚未散盡,虛空中便劃過一道青芒,青芒斂盡,空青在窗下立著,輕聲道:“來的匆忙,沒有帶酒過來。”
  
      “水蔓菁”笑若生花,遞了盞茶過去:“你究竟是地仙還是酒鬼,請你來是救人的,并非是喝酒的。”
  
      “救人,救誰。”空青偏著頭仔細打量過她,疑道:“你這不是好好的么。”
  
      門拉開一條縫隙,“水蔓菁”探頭探腦的偷瞄了一眼外頭,見夜色茫茫不見一絲人影兒,四下里燭火亦盡數熄滅,她才放下心,回首沖著空青揮一揮手,做出一副跟我走的樣子,墊著步子,躡手躡腳的去了水金櫻的房中。
  
      黑漆漆房中伸手不見五指,唯有一絲朦朧暗淡的月華透窗而入,“水蔓菁”瞇著眼適應這黑暗良久,才墊著步子小心的摸索走進去,誰知還是踢翻了一張椅子,發出巨大的聲響,她也一個踉蹌幾欲摔倒。
  
      空青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輕聲道:“小心。”
  
      掌心中溫熱的氣息透過衣衫,傳到“水蔓菁”的臂彎,那是她夢寐以求的溫暖,她沉溺其中,一時失神。
  
      黑暗深處卻傳來細若游絲的人聲,驚醒了“水蔓菁”:“誰在那。”
  
      二人如做賊一般,登時噤口不言,不敢發出一點聲響。
  
      待水金櫻再度沉沉睡過去后,二人對視一眼,才敢稍稍走動,好不容易艱難的挪到床前,“水蔓菁”蹙著眉心皺著鼻尖,疑道:“你不是地仙么,為何不施個咒讓她睡著。”
  
      空青很是訕訕:“被你踢翻的那張椅子給嚇忘了。”
  
      “水蔓菁”垂首一笑,心道,但愿這世間真的有日久生情,假戲真做罷,但愿自己所做的這一切,都沒有錯付。
  
      冬去春來,春日里萬物生發,三月里的天氣晴朗,銀杏樹抽出青色嫩芽,院中的桃花也開了幾朵嬌艷的花,花色雖然不繁,但的確已是春意漸暖了。
  
      經過那日空青的施法,水金櫻的身子一日好過一日,雖仍舊瘦骨伶仃,但已能夠起身下床了,臉上也生出幾許紅潤顏色,瞧著也不那么病容憔悴,枯敗慘淡了。
  
      “水蔓菁”扶著她,在院落中緩緩走著,偶有風卷著桃花撲到臉頰上,似胭脂點點,“水蔓菁”伸出手去,拂下一朵花,簪在她的鬢邊,輕聲道:
  
      “金櫻,一病如新生,你該好好振作了。”
  
      水金櫻默默頷首,輕輕握了握她的手,聲音仍有些虛弱:“是,都過去了,該重生了。”
  
      夜色深沉,濃墨般潑灑向整個天際,西墻上的一彎弦月明亮皎潔,月華灑落,四下里迷離一片如同籠了層淡薄輕紗。三月末的夜里仍有些涼意,靜悄悄的暗夜一寸寸編織人心底最深的恐懼,將那恐懼織成一張巨大的網,無人能夠逃離。
  
      一個月前,“水蔓菁”無意中得知了一些隱秘,這世間向來都是知道的越多,煩惱便越多,她用了一個月的時間來解開這隱秘,結果便是真相驚人,煩惱也跟著瘋長,將她推入一個死地,若依著她的本心,便是將這些人統統殺了一了百了,可若如此,她所求之事便無法達成所愿,她只要依著真正的水蔓菁的本心去抉擇,若真正的水蔓菁置身此事中,是絕不愿面對非彼死便己亡的抉擇,只想兩不相害,可抉擇竟這般難下,“水蔓菁”這才明白命運原來從不開玩笑,每一次抉擇都是生死的修羅場,正是由于她置身于眼前這黑暗中,這足夠黑暗的絕境中,才會格外向往外面的光,才會去主動追尋那道光。
  
      今夜,是個做出抉擇的極好機會。
  
      “水蔓菁”滿腹心事,伸出手去撫摸那些常用或不常用,觸手可及或難以觸碰到的物件,杯盞花瓶觸手生涼;雕花長桌掉了漆,有些硌手;軟枕錦被上的金絲紋樣密密匝匝,這一切終將變得陌生,默默良久,按下澎湃搖曳的心潮,她定了定神兒,換上一身灰突突毫不起眼的衣裳,收拾起這十數年來積攢的微薄家底兒,閃身出門,極快的融進夜色中。
  
      這一走,便是與此處揮手別過,便是搏一次空青對落葵念念不忘,一心想要搭救她出這幻境,才會違背本心的在不遠處等著“水蔓菁”。
  
      從北邊側峰下山,那山路格外難行,但勝在人跡罕至,若是一切順利,走上一個半時辰,便會遇到山下水家的崗哨,這崗哨常年有十五人駐守,每到子時便會會換一次崗,而此時則會有一盞茶的功夫只有一人駐守,這是“水蔓菁”唯一的機會,她趕在換崗前來到此處,在旁邊的密林中躲了下來。
  
      仰首望天,月影傾斜,漫天星子像是一把銀釘,在深黑天幕上灑落,直到現在,“水蔓菁”仍覺得自己在做一場夢,大夢未醒,她在夢中做出抉擇,身不由己的被夢境拉扯到此處。
  
      月上中天之時,見時機差不多了,“水蔓菁”小心翼翼的從林中探出身來,剛走了幾步,便聽到后頭有又輕又緩的腳步聲傳來,她身形猛然一滯,尚未來得及回頭,身后傳來聽了十數年之久,早已捻熟無比的聲音:“蔓菁,你若再上前一步,先生也保不住你了。”
  
      “水蔓菁”緩緩回首,一雙眸子滿是冷月清輝,她望住來人許久許久,噗通一聲跪倒在亂石枯枝間,寒光閃爍間,一柄冷刃架在了脖頸
  
      上,而另一只手縮在衣袖中,卻扣住了枚短刃,她打定了主意,只要此人敢阻攔她,她便不會手軟:“先生,蔓菁是不會回去的,蔓菁不會吸了任何人的血脈。”
  
      水桑枝頷首道:“先生知道,你是寧可自己死,也不要旁人死的。”記憶中有個紅衣姑娘隱約可見,若她還在,若那孩子還在,那孩子也該有“水蔓菁”這般大了罷,也該是這樣心思單純良善的樣子,他揮了一下手,一縷灰芒落于“水蔓菁”身上,眸光哀傷,聲音低沉道:“蔓菁,你身上的隱身咒只能維持半個時辰,你要用這半個時辰逃得越遠越好,記住,永遠不要再回來。”
  
      月華朦朧,星子燦爛,“水蔓菁”并未料到水桑枝竟會放過她,這是怎樣一個心懷大仁大義之人,竟會舍身忘死相救,她只覺滿身滿心的感念與傷懷,不禁顫聲道:“先生你,你,你私放了蔓菁走,你會沒命的。”
  
      水桑枝不言不語,只掐了個決,灰芒卷住“水蔓菁”,趁著夜色將她送出了崗哨,察覺到她已經離開了天壇山的范圍,水桑枝緩緩轉身,沖著虛無一人之處,瞪大了雙眸低聲道:“桑枝一命換她一命,還望族長大人信守諾言。”
  
      言罷,未見他有絲毫動作,身子卻軟軟的歪倒在了一側,身下一汪血水漫過萋萋雜草。
  
      兗州,蓬溪街。
  
      蓬溪街臨水,街前開闊,初夏的陽光正好,一桿長篙蕩開護城河的清波碧水,時時有烏篷船晃悠悠的劃過,波光粼粼的水紋無聲遠去。憑欄處有十數名衣衫襤褸的乞丐或躺或坐,曬著暖意融融的陽光昏昏欲睡。
  
      這幾日,蓬溪街中新來了個骨瘦伶仃的乞丐,臉頰黝黑頭發雜亂,走起路來一瘸一拐,像是受了極重的腿傷,見他著實可憐,那些積年的老乞丐倒也沒有欺負他,只是將他擠到了個烈日迎頭之處容身,一連曬了這幾日,他的頭發竟益發枯敗了。
  
      暗沉沉的陰影逼近那新來的小乞丐,遮住他頭上的烈日驕陽,那人沖著小乞丐伸出一只手,道:“水蔓菁,我是百里霜。”
  
      百里家的大少爺百里霜,從蓬溪街撿回來了個臟兮兮的小乞丐,洗干凈后卻變成了個碧玉年華的小姑娘,且生的十分貌美,不過一盞茶的功夫,這消息便不脛而走,傳遍了百里家的前廳后院。
  
      眾人談論不休之時,“水蔓菁”正翹著腳倚在廊下,斜睨了空青一眼,撇嘴道:“百里霜,你為了騙酒喝,竟冒充山鬼,就不怕被真的山鬼捉了去么。”她心下實在歡喜不已,這一搏終于搏出了此后的歡喜歲月,搏出了她與空青以后的長相守。
  
      空青亦翹著腳倚在廊下,眉眼俱笑:“山鬼是你說的,我可沒承認,我說我是地仙。”
  
      “地仙。”水蔓菁翻了個極大的白眼過去,指著眼前四四方方的院落:“所以,此處便是你的仙府么,原來百里霜做膩了山鬼,跑到俗世做起了富家公子。”
秒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