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錦醫歸 > 第150章 去找他

第150章 去找他

    “父皇,兒臣現在跟三哥說得就是正事呀,只不過三哥的提議是匹夫之勇,父皇聽聽就算了。”趙璟桓意味深長地看了看跪在他身邊的趙璟銘,自顧自地坐回位子上,避開迎娶北戎公主的話題,不屑道,“等三哥整頓好大軍出發的時候,黃花菜都涼了,還是不要折騰為好!”
  
      先帝威猛有余,寬厚不足,而顯慶帝則剛剛相反。
  
      他生性仁慈,主張以和治國,從不輕易懲罰朝臣,是人人稱道的好皇帝。
  
      礙于顯慶帝的性子,蕭太后一族才有了可乘之機,幾乎把控著半個朝局,包括西北邊境那邊的軍權,雖說兵部在顯慶帝手里,實際上卻是跟蕭氏一族各掌半邊罷了。
  
      而樊城那邊,恰好是蕭氏一族的地盤。
  
      否則,趙璟銘也不會主動請纓去西域。
  
      有本事去南直隸,信不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起碼我對此事上心,有本事你去啊!”趙璟銘也不甘示弱,冷諷道,“不如你我兄弟同行,咱們一起去西域抗敵,六弟意下如何?”
  
      “蕭大將軍雄踞西北,多年來,從無敗績,我的騎兵營也是屢立戰功,西北兵力如此充足,豈能用得上你我?”趙璟桓起身走到顯慶帝身邊,認真道,“父皇放心,半個月后,自有好消息從西北傳來,大軍糧草定能順利入倉,父皇無需擔憂。”
  
      西番王后善妒,一聽周毅要送美女給狄耳。
  
      定會想辦法撤軍的。
  
      這一點,他還是很有把握的。
  
      “父皇,事關軍糧,切不可大意啊!”趙璟銘又問趙璟桓,“若是大軍糧草有失,你如何跟父皇交待?”
  
      “三哥什么意思?難不成還想治我的罪不成?”趙璟桓冷聲道,“若是大軍糧草有失,蕭大將軍和騎兵營都有責任,如何處罰,父皇自有決斷,用不著三哥操心!”
  
      想逼他立軍令狀,想都別想。
  
      等他解決了樊城防御問題,再慢慢跟蕭氏一族算賬。
  
      “老六,看來你對西北局勢并不了解,難道你不知道蕭大將軍的主力此時正在收拾南晉嗎?”趙璟銘振振有詞道,“要不是蕭大將軍顧不上西番這邊,他們豈能如此猖狂,你以后光靠你的騎兵營就能威震邊境嗎?”
  
      騎兵營是大梁王者之師。
  
      偏偏蕭大將軍不能節制,也沒有調動權,他很為蕭大將軍鳴不平。
  
      “三哥要是不相信我的騎兵營,就只管率軍前往便是。”趙璟桓搖著扇子,悠閑自若道,“不過我要提醒三哥,最好今晚動身,否則你和你的軍隊就會被困在樊城外,連西番的影子都看不到的。”
  
      “你,你別激我,我不吃你這套!”趙璟銘氣急敗壞道,“我替父皇分憂,怎么做都不為過!”
  
      “夠了,你們不要吵了。”顯慶帝被兄弟倆吵得頭昏腦漲,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都給朕滾出去,什么時候能好好說話了再來見朕,老六,朕暫且相信你一次,若是半個月后,西北無佳績,你乖乖把騎兵營給朕交出來!”
  
      其實顯慶帝還是很信任趙璟桓。
  
      也知道趙璟桓也不是不管事,但在人前他還是得一碗水端平,既然要罵兒子,索性一起罵了。
  
      兄弟倆很知趣地滾了。
  
      回府的路上,容九很是忐忑地問道:“殿下,周毅他們真的能安然護送軍糧入倉嗎?”
  
      若軍糧失手,朝中那群混蛋肯定會指責主子不作為。
  
      說不定會拿破格提拔謝庭的事情來攻擊他,此事不容小覷。
  
      “放心,萬無一失。”趙璟桓篤定道,“若此事不成,本王跟你姓!”
  
      容九:“……”
  
      天老爺子,饒命啊!
  
      到了府門口,容九驚訝地發現兩個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門前樹下,忙道:“殿下殿下快看,謝五姑娘在門口等您呢!”
  
      咦,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
  
      謝五姑娘怎么到景王府里來了?
  
      “不要停車,待本王進府后,你去把她們請進府來。”趙璟桓早就得到了謝錦衣在府門口等他的消息,馬夫是得力暗衛,一路趕著馬車不緊不慢地從正門進了府,紫玉見有馬車駛進王府,忙道:“姑娘,快看,景王殿下回來了。”
  
      話音剛落,容九便迎上前來,笑容滿面道:“謝姑娘,殿下有請。”
  
      人都來了,豈能不進門站在門口說話的道理!
  
      哎呀呀,自家主子就是有心計啊1
  
      “多謝容護衛!”謝錦衣淺淺一笑。
  
      景王府是御賜的宅子。
  
      比尋常府邸要大出許多,綠樹成蔭,曲徑通幽,景色很是雅致。
  
      只是一路走來,也不見有仆人來回走動,容九似乎看出兩人的疑問,笑著解釋道:“謝姑娘,殿下不喜人多,在府上當差的都是殿下的親衛,連灶房的大廚都是清一色的大男人,他們沒事都不喜在院子里晃蕩。”
  
      謝姑娘,您趕緊答應了主子吧!
  
      主子連個侍妾都沒有呢!
  
      謝錦衣笑笑,沒吱聲。
  
      她又不關心景王府的這些瑣事。
  
      趙璟桓換了衣裳,早就在門口等著了,目光爍爍地看著朝他走來的盈盈麗人。
  
      見了他,謝錦衣微微福身打了個招呼:“見過景王殿下。”
  
      其實,她不想進府的。
  
      在門口說說也是一樣的。
  
      “謝姑娘不必多禮,快請坐!”趙璟桓很是自然地去拉她的手,謝錦衣不動聲色地避開,客套而又疏離:“謝殿下。”
  
      突然有些后悔來找他。
  
      其實謝庭的事情,等下次見了他再提也不遲吧?
  
      容九忍著笑。
  
      給兩人上了茶。
  
      “謝姑娘大駕光臨,本王受寵若驚。”趙璟桓深坐在藤椅上,眉眼含笑地看著她,“不知謝姑娘所為何事來找本王?”
  
      她似乎比之前更瘦了。
  
      纖風弱骨,盈盈細腰,似乎不堪一握,他一只胳膊就能把她環過來。
  
      “殿下,民女父親在吏部好好的,您為什么要提拔他?”謝錦衣無視趙璟桓的目光,直接了當地問道,“他在工部無根無基,根本就無法勝任五品員外郎一職的。”
  
      若說是因為跟魏氏沾親,那為什么沒有提拔謝堯?
  
      此事定有隱情。
  
      “自然是為了公事。”趙璟桓一聽是為了這事,正色道,“你知道,北戎公主數日前就已然進京,而且前兩天我已經見過她了,她說等她在京城再玩兩天,就住到咱們給她準備的驛館里去,如此算下來,三天后你就可以去驛館給她看診了,如果事情順利,下個月就能從北戎引水入湖,這可是個大工程,我需要更多的人手來做這件事情。”
  
      他之所以不說出實情。
  
      自然是擔心惹惱了她,若是她不肯跟他合作,那他之前所做的努力豈不是就白費了。
  
      “原來如此!”謝錦衣從善如流地點頭道是。
  
      她雖然不信,卻偏偏不能否認。
  
      “殿下,太子妃求見……”容九硬著頭皮走進來稟報道,“太子妃說,她,她想念小皇孫,想來見他一面。”
  
      他知道這個時候不能來打擾主子跟姑娘說話的。
  
      但太子妃苦苦哀求,他也是沒有辦法的。
  
      :。:
  
  
秒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