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顫抖吧,渣爹 >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開戰啦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開戰啦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隆慶帝戀戀不舍送走顧湛。
  
      在顧玨的保護下,顧湛手持節杖出使蠻夷諸部。
  
      莫名隆慶帝心頭空落落的,耳邊都清凈了。
  
      再也聽不到顧湛吵吵鬧鬧的聲音。
  
      不是他把人打了,就是他跑過來告狀。
  
      得到本該得到的清凈,隆慶帝卻一點都不覺得開心。
  
      壯行酒還剩下大半,酒杯還殘留著美酒,喝酒的顧湛已經走遠。
  
      “錚兒。”
  
      隆慶帝聲音帶了幾分猶豫,還是很想半路讓顧湛回來。
  
      許是他年歲大的緣故?
  
      隆慶帝偶爾格外的感傷。換做他年輕時,哪會舍不得顧湛?
  
      對后宮的女人同兒子們,隆慶帝從不曾放心過。
  
      也只有顧湛才能讓隆慶帝卸下所有的防備同猜忌。
  
      倘若讓他全然放松的顧湛死了,他很難再找到另一個顧湛。
  
      “陛下,臣已經安排妥當,給顧玨配備了彈藥火器,足以保證好永樂侯的安全。”
  
      陸錚堵住隆慶帝的決定,謀劃這么久,總不能因為隆慶帝對顧四爺的不舍而功虧于潰。
  
      “起駕,回京。”
  
      “遵旨。”
  
      隆慶帝不覺得行宮再有值得自己留戀的地方了。
  
      他對六公主的記恨又加了一層。
  
      只暗示皇貴妃草草讓六公主出嫁,他可不管六駙馬是不是傻子。
  
      隆慶帝本打算把已經成親的六公主夫妻送回駙馬部族所在地。
  
      卻聽說,部族已經重新推選出另外一個首領,尊六駙馬為太上首領,獻上一筆銀子給他使用。
  
      隆慶帝又不能立刻出兵鎮壓,畢竟哪個部族也不會讓一個傻子當家作主,他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不過他卻沒有聽六公主的哭求,帶他們一起回京。
  
      六公主夫妻回不去部族,又無法回京,也只能在行宮住著。
  
      可是行宮只為隆慶帝開放,隆慶帝前腳剛走,后腳六公主就被趕出了行宮。
  
      六公主只能帶著自己的駙馬爺住在行宮周圍的莊子上去。
  
      六公主現在忍不住后悔,一個傻子駙馬足以毀了她整個人生。
  
      駙馬那邊派來的人敦促他們圓房生下繼承人。
  
      可六公主怎會甘心?
  
      兩邊僵持起來,隆慶帝留下伺候六公主的宮女說道:
  
      “陛下說公主殿下出嫁從夫,斷然沒有新婚夫妻不在一起睡的道理,您早日生下兒子,陛下也有可能重立外孫為首領,您也能早日擺脫如今困苦的日子,享兒孫福氣,說不得還能憑著兒子回京看看。”
  
      六公主死命的掙扎都沒有用,她同駙馬躺在一張床上,身邊還有教導駙馬的人看著,言傳身教駙馬該如何行房。
  
      六公主生不如死!
  
      “我是帝女啊,皇帝的女兒……”
  
      在此時此刻,只有夫妻,并無公主。
  
      ******
  
      陸錚得到消息只是微微當頭,在顧瑤面前不曾提起分毫。
  
      畢竟顧瑤的底線要比自己同顧瑾高出很多的。
  
      甚至連顧四爺的底線都比顧瑤低很多。
  
      別聽她口中嚷嚷以牙還牙,絕不留情。
  
      對落魄的男人,她能做到。
  
      可面對女子,她總容易心軟。
  
      也許是同為女子的兔死狐悲?
  
      陸錚寧可蒙上顧瑤的雙眼,不讓她看到太骯臟的事。
  
      六公主有這個結果,也是她自己做出來的。
  
      不對駙馬下毒,她嫁過去也能保持帝女的臉面。
  
      畢竟駙馬所在的部族大多都已經臣服隆慶帝了。
  
      她一心一意過日子的話,不會太差。
  
      可她竟然把主意打到李勇身上,陸錚自然無法眼看著。
  
      顧瑤同表哥們也是有感情的,六公主嫁過去,李家就別有片刻的安寧。
  
      “娘,現在父親已經快到蠻夷部族了吧。”
  
      顧瑤豐潤的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瘦了下去。
  
      她每日也是按照一日三餐用,不僅不長肉,還瘦了不少。
  
      李氏嘆了一口氣:“你得習慣,四爺也得習慣。你們父女不可能一輩子住在同一個屋檐下,瑤瑤既然已經把四爺教出來了,他自己也站在那個位置,我們等就完了。”
  
      “我知道……”顧瑤說道:“就是控制不住不去想。”
  
      猶如老母親一般惦記著顧四爺。
  
      李氏輕笑:“多想想甜蜜的事,再過幾日四爺就能回到京城了。”
  
      圣駕返京的速度比來時快很多。
  
      沒用半個月,隆慶帝已經坐在京城皇宮的龍椅上了。
  
      陸錚是在五天前離開的,當時隆慶帝已經到了京畿腹地,再無任何風險。
  
      顧瑤還記得陸錚離開前說過的話,“等我。”
  
      一個顧四爺已經讓她很憂心了,陸錚那深情那姿態明顯就是辦大事去的。
  
      陸錚可不是單純去接應顧四爺。
  
      陸錚的離去,帶走顧瑤一大半精力。
  
      回到顧家后,哪怕有三哥時常勸解,娘親陪伴,顧瑤依然憂心忡忡。
  
      不過陸錚去做大事,顧瑾又怎么可能空閑太久?
  
      隆慶帝很快召見在家反省的顧瑾,提拔顧瑾的官職。
  
      顧瑾做了隆慶帝同內閣的傳聲桶,一時之間顧瑾炙手可熱。
  
      夜晚,顧瑤勉強入睡,她身體仿佛很輕,撥開眼前的迷霧,見到得是滿地的斷指殘骸。
  
      她下意識奔跑,追著仿佛被鮮血染成紅色的太陽,“爹……”
  
      “陸錚……”
  
      不知為何,顧瑤覺得這兩人一定會在,而且就在不遠的地方。
  
      很快,她看到了領兵沖殺的陸錚,她見識到陸錚在疆場上的無情。
  
      她不覺得陸錚做得不對。
  
      可是她卻只能看著陸錚,看著他冷峻的面容,也是第一次見他如此的驚訝……這是怎么了?
  
      同陸錚交戰的人遠遠多于陸錚身邊的人。
  
      敵眾我寡,陸錚這是陷入了包圍?
  
      顧瑤想看得更清楚一點,身體卻被死死固定在原地,看著陸錚的人越來越少,看著他越發危險。
  
      當她看到陸錚肩膀中箭之后,心頭一痛,“陸錚。”
  
      遠處沖過來一隊人馬,領頭的人得意洋洋,那神色,顧瑤是不可能認錯的。
  
      是顧四爺!
  
      這兩人是怎么湊在一起的?
  
      有顧四爺在,陸錚應該會沒事的。
  
      “瑤瑤,瑤瑤。”
  
      “啊。”
  
      顧瑤一下子坐起來,內衣被冷汗濕透黏在身上,她仿佛還沒能從驚恐中清醒,“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
秒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