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道門法則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保證書

第一百四十四章 保證書

    隨著兩座重要島嶼的入手,趙然立刻將隆慶三年造艦計劃中,剛剛完工的第一批戰船發給了陳善道連新人和新船結合訓練的環節都取消了,直接讓艦隊接船,并把新人接走,送到元覺島和大雷山島訓練。
  
      這批船只共計六艘千料雙甲板戰船、九艘五百料戰船、十六艘巡海船和二十四艘風快船,以及兩千余名新丁,其中包括六十名修士船長。
  
      戰線拉長了,所需船只和人員越多越好,否則穩扎穩打戰略和一戳就破的氣囊沒什么區別。
  
      稽查艦隊占領元覺島和大雷山島,釋放出一個重要信號,道門終于開始邁出了自己海洋戰略的第一步,對于所有海上勢力來說,都是一個極為強烈的震懾。
  
      受震懾最大的就是落葉島。
  
      從大雷山島出發,途經鱗波島和松茂島,下一步就是落葉三島,這條進軍線路是非常清楚的,幾乎是個海客都能看明白。
  
      而艦隊指揮部也沒有做任何隱瞞,在很多場合公開宣稱,艦隊下一步的目標,就是在落葉島繼續建立前進基地。
  
      梁逍游接受了聽風道人的請求,帶著楊先進趕到了元覺島,拜見陳善道。
  
      陳善道回答了他三個問題。
  
      第一,稽查艦隊下一步的行動目標,果然是進駐落葉三島;
  
      第二,落葉三島必須回歸大明的控制之內,但道門認可聽風道人對島嶼的所有權,權限參照各家散修門派和世家對本山的所有權,前提是落葉島積極配合稽查艦隊的進駐,并協助艦隊之后的所有行動;
  
      第三,艦隊進駐時間視在元覺島和大雷山島的準備情況而定,最晚不遲于八月底、九月初。
  
      得到這個答復,楊先進立刻趕回了落葉島。
  
      海上戰略有條不紊推進的同時,趙然一邊操持著各種事務,一邊還在為童白眉的事情發愁。
  
      童白眉因為擾亂布道秩序,被處以十五天拘押,并勒令寫出悔過書。但他已經被拘押了兩個月了,至今沒有被放出來,原因也簡單,他死活不寫悔過書。
  
      關到現在,靈濟宮有點騎虎難下了,衛朝宗有些后悔,當時不應該加上寫悔過書這么一條的,如今可倒好,簡直是左右為難。
  
      童白眉是楚陽成的弟子,說來說去也是玉皇閣一脈,雖說他和楚陽成、朱七姑的關系鬧得有點僵,但身份在這里擺著,玉皇閣也不能一直坐視不理。
  
      東方敬終于忍不住給趙然發了個飛符,他是知道此事來龍去脈的,直接問趙然應該怎么辦。
  
      趙然苦惱著回復:“現在大家都不知道應該怎么辦,衛朝宗也跟我談過很多次,幾乎束手無策。靈濟宮對他的處置是下達了的,總不好自己又收回去自己吃了,可他就是不寫悔過書,靈濟宮也沒法對他動用手段,大家都很頭疼。”
  
      東方敬道:“要不我們玉皇閣代寫一張保證書,給東極閣一個交代?”
  
      趙然想了想,回復:“敬師兄能保證他出來后不鬧事?”
  
      東方敬道:“保證不了,如果再鬧,那就再抓,我這個主持庶務的也算是能交差了。”
  
      趙然明白了東方敬的意思,身為玉皇閣的庶務大執事,東方敬不能眼睜睜看著宗門中有人被拘押而置之不理,出面奔走把人撈出來,是他必須表面的態度。
  
      至于撈出來以后,童白眉如果再次犯事而二進宮,那他身上的壓力就沒那么大了。
  
      這也是個辦法,一舉兩得,衛朝宗想必也是樂意的,等童白眉二進宮的時候,下達的處置判決也就能及時調整,避免這樣的尷尬發生。
  
      唯一麻煩的是趙然,他得應付童白眉的繼續糾纏。
  
      玉皇閣寫了一份保證書,由東方敬親自執筆簽名后送到了靈濟宮。
  
      衛朝宗下令放人,童白眉打了個酒嗝,醉醺醺的自牢中出來,冷笑:“熬不過了?你們助紂為虐,是不會有好報的!天下人都看著,看你們能為所欲為到何時!”
  
      衛朝宗展開玉皇閣寫的保證書:“青城山寫的,為了救你,宗門都放下了面子。出去以后好好想想吧,別讓黃庭再度蒙羞了。”
  
      童白眉看了看衛朝宗手上展示的文書,重重哼了一聲,快步走出靈濟宮,宮門處遇到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愣了愣:“元護法……”
  
      玉皇閣大煉師元陽彬嘆了口氣:“白眉,跟我回山吧,有什么話,回青城山再說。我那徒弟是他自己不爭氣,怪不得旁人……”
  
      童白眉一聲不吭,低著頭與元陽彬擦肩而過。元陽彬沖衛朝宗拱了拱手,去追趕童白眉了。
  
      這兩人走后,衛朝宗向負責看押童白眉的飼虎道人斥責:“為何不把他的酒葫蘆收了?讓他在牢里喝成這樣,失職啊!”
  
      飼虎道人很委屈:“院使,您不是吩咐,不要缺了他的吃穿么?”
  
      衛朝宗沒好氣道:“下回長點心,斷他幾天酒,悔過書早就寫了!”
  
      晚上雙修之后,趙然把這件事告訴了蓉娘,蓉娘慵懶的枕在趙然的臂彎上,手指頭在他胸口上劃來劃去,問:“他還會找你麻煩么?實在不行,我找兩個后輩去挑一挑他。像他這種喜歡喝醉的人,有的是辦法收拾,瞅準時機隨便激他一下,他肯定得生出事情來。到時候請幾位叔伯出手,直接解送東極閣,押到孤云夾道去,禁他個三年五載,看他怎么找你的麻煩。”
  
      趙然搖頭:“不至于,二十年前也算有段情分在。”
  
      “你認情分,人家可未必。再說,他是大煉師境,又好酒貪杯,我真怕他一時沖動傷了你,到時候說什么都晚了。”
  
      “你夫君有那么弱嗎?他一沖動就能傷了我?”
  
      “大煉師啊,你還想越境挑戰?這有多難你知道么?”
  
      “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家夫君入煉師境已經兩年了。”
  
      “我知道啊,那又怎么樣?鞏固了沒?”
  
      “兩年了,嘿嘿,快圓滿了。”
  
      “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是知道我修功德的。”
  
      “修功德也一樣要精元煉化,你有那么多嗎?剛剛才貢獻了兩次。”
  
      “再告訴你一個秘密。”
  
      “嗯?”
  
      “今晚還可以再貢獻一次。”
  
      “不信!”
  
      “試試?”
  
      “試試就試試!”
秒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