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特戰狂兵 > 第1532章:對比

第1532章:對比

    聽到聲音后,邱曉明瞬間蒙了,沒有想到剛剛從秦照的口中得到這個讓人頭疼的消息,還沒有來得及去想該怎么應對,對方就已經到了自己的家門口了。
  
      蔣仁國的人都已經到了這里了,即便是頭疼,邱曉明也不能躲著不見,只能硬著頭皮走了出去,當然,他出去的時候,可并沒有把秦照給帶出去。
  
      雖然說軍方和公安部門,也屬于是兄弟部門,而且,全都是為了國家服務的。
  
      但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公安部門的人,全都并不是很愿意讓軍方來參與到自己的公務中來。
  
      在這種情況下,蔣仁國的人,公然的帶人來到公安部門前來要人,在某種程度上面來說,已經算是破壞了他們公安部門在百姓心目中的公信力,對形象都所損害。
  
      “提人文件!”
  
      作為海市公安部門的一把手,邱曉明在出去之后,糾結的表情瞬間消失,所表現出來的是干練嚴肅的樣子,走上前去,并沒有任何的廢話,直接就向軍方帶頭人要蔣仁國的文件。
  
      可是,事發突然,哪里會有什么文件存在,邱曉明的條件,明顯就是強人所難。
  
      只見那人在聽到邱曉明的話之后,并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就拿出了自己的電話,當著所有人的面,撥通了蔣仁國的電話。
  
      伴隨著嘟嘟兩聲的等待,電話接通過后,那人直接就將電話遞交到了邱曉明的面前。
  
      這也算是個程序了,在以往的工作中,也出現過這樣的情況,雖然在表面上看起來,公安部門在某種程度上跟軍方有些不和的地方,但是,也不能表現的那么明顯,在電話遞交過來的時候,邱曉明趕緊的就接了過來。
  
      “我是蔣仁國,秦照我這邊需要帶走,我保證他沒有任何的問題,對于這件事情之中的認證物證,我要求你們徹查!一定要給犯罪分子最嚴厲的打擊!”
  
      作為當今軍方最大的大佬,即便是在面對著公安部門的人的時候,也不會表現出任何的客氣,直接就是以一種命令的語氣,將自己想要表達的事情給說完了。
  
      而邱曉明在聽到蔣仁國的話之后,并沒有出現那種臉色大變的樣子,而是非常虛心的在聽著,在電話掛斷之前,還不忘了表示尊敬的敬禮,即便是蔣仁國并不能夠看得到。
  
      其實,對于秦照被蔣仁國的人帶走,邱曉明心里面還是非常的愿意的,畢竟秦照留在這里就是個不定時的炸彈,隨時都可能會引爆。
  
      作為海市公安部門的頭兒,對于同事和手下們的交代,他已經得到了,就沒有必要再堅持下去了,掛斷電話之后,只見邱曉明直接就轉身親自去打開了審訊室的大門,將秦照給放了出來。
  
      對于普通的警員,可不知道秦照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兒,該做的表面功夫還是要做到的,在出來的時候,邱曉明還是讓秦照把手銬帶著的,而交接給軍方的人的時候,也是被押解著離開警察局的。
  
      竟作為執法部門,不僅不能夠在百姓的心中留下任何的污點,就連在自己的部門之內的同事,也不能夠留下任何的污點。
  
      “秦少將,您現在是需要去見蔣將軍么?還是去處理自己的事情啊?”
  
      上車之后,沒有了外人,趕緊就給秦照的手銬給打開了,出發的時候,蔣仁國就告訴過他們,到時候要讓秦照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去做,不用非得把他帶回來。
  
      “我能麻煩你們去我家保護一會兒么?我這邊確實是想要去見一下老蔣,不過,家里這邊可能會出事兒,我有一些放心不下。”
  
      “好,那我們兵分兩路,我們就先去您家,然后,我們下車,您這邊再出發去見蔣將軍。”
  
      對于秦照的要求,這些軍人并沒有任何的猶豫,既然出發之前,蔣仁國就已經吩咐過要他們聽從秦照的安排,雖然軍人私用的問題,在規則內,并不允許,但是,軍人雷厲風行的處事風格,并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就點頭同意。
  
      公安局距離柳冰的別墅并不是很遠,軍車的牌照,在公路上也并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當然,軍車并沒有直接開到柳冰家別墅的附近,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在距離別墅大約一公里的地方,所有的軍人就已經下車了,至于接下來的路程,則是想辦法步行過去。
  
      讓秦照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些軍人來的時候,竟然還帶了便裝,下車之前,所有人就這么在車里換好了衣服才下去。
  
      出發之前,秦照還不忘了告訴他們一下,在別墅的周圍還有孫文浩的人在埋伏著保護,萬一他們互相之前把對方當成了敵人,那可就尷尬了。
  
      安排好了一切,秦照就出發前往了海市軍區,準備乘坐軍用直升飛機前往首都,面前蔣仁國去了。
  
      自從之前出來,到現在為止,已經算是很久沒有見過蔣仁國了,說實話,秦照也是很想念他的,畢竟那也算是一手把自己帶出來的老首長。
  
      路上的時候,秦照還不忘了給家里報個平安,告訴他們自己這次出去是有點事情要處理,可能會需要一點時間,讓他們不用擔心。
  
      至于孫文浩的人,以及這次蔣仁國給他派過來的人,這段時間里面,也是需要照顧一下的,具體要怎么去照顧他們,這個秦照就不需要操心了,他們自己會解決的。
  
      再次踏入軍區的土地,聞到空氣之中彌漫著的那汗水的味道,雖然已經過去了很長的時間了,可秦照仍然能夠感受到一種家的感覺,突然之間就好像回到了他剛剛進入到軍營生活的時候,只有懷念。
  
      這邊的事情,蔣仁國看來已經安排好了,早就已經預料到了秦照會來見自己,在海市軍區的戰友的帶領之下,秦照來到了已經準備好的直升飛機前面。
  
      直升飛機看來都已經在這里等候多時了,就等秦照的到來了,秦照敬禮告別海市軍區的戰友,踏上飛機,就出發去面見蔣仁國去了。
  
      “真的是越來越有意思了,這沒有想到,你竟然在軍方有這么深的關系。”就在秦照剛剛飛往首都的時候,王國華那邊已經接到了情報,回想起手下剛剛匯報回來的看見秦照前往了海市軍區,王國華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微笑。
  
      不過,王國華僅僅是打聽到秦照是前往了海市軍區,對于柳冰家的別墅附近的變化,以及秦照的具體去向,他可沒有辦法查的清楚。
  
      對于孫文浩的手下,埋伏在柳冰家別墅的周圍的事情,王國華是知道的,畢竟他們也沒有接受到過系統的訓練,在埋伏這方面的工作,做的并不是很到位的。
  
      “唉……這家伙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又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來了,家里就只有我們這些女眷,這可怎么辦啊。”
  
      自從跟遇到秦照之后,曾經全都可以說的上是女強人的柳冰和言言,在這段時間里面,全都變成了小女人,曾經有過依賴的感覺,她們已經沒有辦法再去適應沒有秦照的生活了。
  
      “他不是說是去辦事兒了嘛,擔心什么,對了,我這里需要一些藥,得回局里去拿,你們先等我一會兒吧。”
  
      聽到柳冰和言言的談話,鹿菲菲突然插嘴說道,對于外面藥店里面的草藥的年份和藥性,鹿菲菲并不信得過,而且,要配置給李加權解毒的解藥,有很多的草藥早外面普通的藥店里面并不能夠買得到,所以,她只能夠選擇回到局里去取。
  
      而就在聽到鹿菲菲的話之后,正在打游戲的小白,突然把手機扔到了一邊去,攔住了正準備往外面走去的鹿菲菲,“鹿姐,要不我去吧,你還是留在這里吧,你比我厲害多了。”
  
      其實,小白是考慮到了戰斗力的問題的,鹿菲菲修煉的時間要比小白長的多,戰斗力也要比小白強悍。
  
      現在秦照畢竟不在家,他們為了防止有任何的意外情況發生,都必須得保證在家里有厲害的人在,其實,小白也知道她并不了解那些草藥,即便是鹿菲菲告訴她需要什么,都可能會拿錯的,可是沒有辦法,既然有人要離開,最穩妥的辦法就是小白回去。
  
      可是,沒有想到就在聽到小白的話后,鹿菲菲并沒有同意她的計劃,再次開口說道,“外面來了那么多的大兵,全都是先天武者級別的,有他們在,就算沒有我也沒事兒。”
  
      說完之后,鹿菲菲直接就推門走出了別墅,根本沒有理會震驚之中的小白。
  
      剛剛秦照打電話回來的時候,小白并沒有注意秦照都安排了些什么,所以,對于秦照安排過來的軍人的存在,小白并不知道。
  
      聽到鹿菲菲的話之后,小白這才走向了窗口,將神識外放,感知了出去,果然在別墅的周圍發現了二十多個正潛伏著的軍人,至于孫文浩所安排的那些混混,僅僅是用肉眼就已經能夠注意的到了,這就是專業與業余之間的對比。
秒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